贝博体育网站-从后浪到“巫师财经退出”,B站能否挽回受损的品牌口碑?

贝博体育网站-从后浪到“巫师财经退出”,B站能否挽回受损的品牌口碑?

2020-06-17 18:11 来源:澎湃新闻·澎湃号·湃客

原创 见素 知微数据

6月14日,B站知名财经类UP主@巫师财经 发布微博视频宣布退出B站,@哔哩哔哩弹幕网 回应称系对方单方面违约。随之而来的便是双方围绕合作协议是否完成签署、是否有效展开的言辞交锋,相关舆论持续发酵。

事件影响如何?

事件脉络——双方数次隔空回应

6月14日10时,起家于B站的知名财经知识类UP主@巫师财经 发布一则视频宣布退出B站。当日晚间,@哔哩哔哩弹幕网 发布了“关于‘巫师财经’单方面违约的公告”。

15日凌晨1时,巫师财经回应B站,称双方协议未完成实际签署。4:31,B站再度回应,并提供了双方沟通记录与合作协议。9:50,巫师财经方面给出了相关证据公告书,表示希望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此事。

▲数据来源:知微事见 内容分析模块

数据显示,截至16日22时,该事件影响力指数达63.7,高于70%的互联网类事件,从品牌历史事件来看,本次事件的全网影响力已高于“B站发布毕业季主题曲《入海》”(57.4)。

回应单条对比——公关效果如何?

本次事件中,B站和巫师财经的公关回应效果如何?

知微传播分析显示,巫师财经宣布退出B站的微博传播层级最大深度为4,引爆点也多带动个位数转发。从负面高频词来看,网友对此多表示“费解”“悲伤”“讨厌”等,此前巫师财经曾被质疑“抄袭、洗稿”,相关“黑历史”再度引起讨论。

▲数据来源:知微传播分析

@哔哩哔哩弹幕网 发布的“关于‘巫师财经’单方面违约的公告”的微博,经@来去之间 @吐槽鬼 @霜叶 等多个重量级引爆点转发后,吸引了大量网友的关注与讨论,传播层级最大深度为10,从负面高频词来看,网友们对该事件多表示“违约”“恶心”“失望”,也有关注巫师财经的粉丝感慨“翻车”等。

▲数据来源:知微传播分析

从双方第一次回应的舆论反应来看,B站声明获得了更多的曝光与关注。而在双方数次回应后,网友舆论呈现出两极分化之势,有网友表示“巫师财经涉嫌抄袭、洗稿,没有法律精神和契约精神”;也有网友表示,“B站迟迟不签署协议,错在先;试图钳制舆论引导风向,错在后”。

继《后浪》后,B站此举无疑又一次引起了争议,这一次,B站能否化解这场风波、挽回品牌声誉?

B站的困境与挑战

受损的舆论口碑——当务之急

作为二次元起家的视频平台,B站一直深受年轻群体喜爱。2020年B站跨年晚会,因为内容优质与独特,使原本属于年轻人的小众晚会,得到极大的“破圈”曝光。截至6月15日,站内播放量已超9000万,弹幕数量近300万。

知微事见显示,B站2020年跨年晚会在1月1日的全网舆论场排名达到峰值第2,影响力高达71.3,高于71%的互联网类事件。网友评论多为“绝了”“爱死这个小破站了”“厉害死了”等正面声音。

▲数据来源:知微事见 事件概览

从2020年1月1日到4月30日的B站热议内容高频词来看,除混剪、剪辑、素材、踩点等视频相关高频词外,“开心、快乐、可爱、谢谢、加油”等是常出现的词语,B站整体舆论较为正面。

今年的五四青年节,B站与多家媒体联合发布的“献给新一代的青年宣言片《后浪》”,一上线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。知微事见显示,该事件在5月4日舆论场排名达到峰值第1,舆论场占比为25%。事件影响力达75.1,高于88%的互联网类事件。但这部献给新一代青年的视频虽然刷屏朋友圈,却并没有获得一致好评,反而收到了褒贬不一的评论。不少网友表示《后浪》不足以代表所有的中国青年,有评论指出“《后浪》宣扬的其实是中产阶级青年的生活,并且用他们的优越来替换普通年轻人的艰辛”。受此影响,B站一时间饱受争议。

数据可见,在5月1日后的B站热议内容高频词中,出现了后浪、巫师财经等词,由此可见“《后浪》事件”和“巫师财经退出B站”给B站口碑带来不少影响,其中亦不乏“悲伤”“失望”“费解”“恶心”等负面词汇。

接连亏损的利润——长久隐忧

根据B站2019年度财报显示,2019年全年B站净亏损12.88亿元,高于上年同期亏损6.2亿元,其中,第四季度净亏损为3.872亿元,较2018年同期的净亏损1.908亿元扩大103%。5月19日发布的2020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Q1净亏损5.386亿元(2019Q1亏损1.956亿元)。

接近天花板的用户规模——需要突破的瓶颈

B站向来以高用户粘性著称,2017年以来,B站通过考试的会员12个月的留存率超过80%。一方面,B站平台的内容调性和用户非常年轻,用户破圈增长也十分凶猛;但另一方面,B站用户规模也已接近天花板。

如何让B站突破圈层、走向全民、获得更多用户的青睐,是B站亟需突破的瓶颈。

接连出走的知名UP——急需挽回的用户

近年来,大量UP主出走B站转投其他平台,利益收入、平台推荐、流量曝光都是造成“UP主出走”的重要原因。

面对这些问题,B站也不断创新、积极“自救”。一方面通过自制与版权收购,增加站内优质内容;另一方面则通过各类活动扶持UP主,加大直播及电商投入力度,继续拓展商业化边界。

但B站在力图走向大众化商业化、追求破圈的过程中,也面临着如何平衡主流化与小众化的内容、保障新旧用户的体验、维护品牌声誉口碑等问题。在这场“梦想”和“面包”的角逐中,B站又将作何选择?

特别声明

本文为自媒体、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